当前位置:首页 » 配资公司 » 正文

刘世锦:中国历来以内循环为主,服务贸易要更多重视外循环

3 人参与  2020年09月10日 13:19  分类 : 配资公司  评论

期货配资:刘世锦:中国历来以内循环为主,服务贸易要更多重视外循环

中国历来以国内循环为主

最近关于中国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讨论比较多,其实中国历来以国内循环为主,理由有如下四条:

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循环,其出发点和归属点都在国内。循环来,循环去,国内都是源头,都是以内需为基础,都是为了提高中国国内全民的收入水平。

从国际范围来看,目前我国对外贸易比重相对比较低。中国这么多年,外贸占GDP比重高的时候超过60%,出口超过30%,但是现在出口占GDP比重已经降到20%以下,美国、日本这些都在15%以下,这是大国的一个特点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超大型经济体,中国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市场。世界上唯有中国,4亿中产阶层在一个统一市场。跟其他大国相比,中国更有必要也有可能形成以内需为主的经济大循环。

中国已经进入以服务业比重提升并逐步处于主体地位的增长阶段。服务业以本地化、不可贸易为特点,必然提升内需在整个经济活动中的比重。

最近,有人说中国要由外循环转成内循环为主,这个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其实中国经济一直以内循环为主。

但是我想讲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内循环和外循环是息息相关、连为一体的,这也是和改革开放以前内循环的一个根本区别。所以,如果没有外循环,就没有中国目前能够取得的如此大成就的内循环。

服务贸易发展要更多重视生产要素的外循环

目前复杂形势之下,也需避免一些误解。我们首先要明确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意味着对外开放的后退,更不是关起门来封闭发展。自给自足也不是什么产业都自己搞,而且都得搞成世界第一,都不进口了。实际上,封闭发展不可能,也做不到。我们还是要讲全球化,讲参与国际分工,还是要讲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

由于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盛行,甚至出现断供的极端手段,大家会看到最近发生的一个变化:不仅是中国,其他一些经济体特别是大中型经济体,可能被迫调整自己的产业链。产业链收缩之下,实行某种程度的产业备胎战略,这是无奈的选择。

但是我们搞这种产业链调整备胎,是为了防止“卡脖子”,两种资源、两个市场还是要用的。当然,有些备胎有可能转为正胎,这有利于打破世界上不合理的格局,对全球市场竞争也有好处。

全球化正在面对逆流,需要结构调整,可能停滞甚至出现局部倒退,但是并没有证据表明,支持全球化的各种因素已经改变了。极端的单边主义、逆全球化,不能代表发展规律和前进方向。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更需要有清醒的头脑、正确的判断。

全球化讲了很多年了,顺境的时候讲全球化没问题,现在你对全球化还有没有信心?这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应该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现在不能搞脱钩竞赛,我们还是要更加开放。中国服务业已经是发展的重点,也是下一步开放的重点,这既是中国的机遇,也是各国的机遇。

我想强调两个重点领域。

展开全文

第一,数字技术的发展。数字技术发展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提高了服务业的可贸易性。服务业大部分是本地化、不可贸易的,但是数字技术改变了这种情况。

比如,前几天的欧冠比赛吸引了很多中国观众。欧冠比赛发生在欧洲,但是每天晚上很多中国球迷观看这个比赛,数字技术把这两个场景联系在一起了。

第二,服务业的产品和消费主体是内循环,但是服务业发展所需要的生产要素特别是技术含量高的生产要素,包括管理、规则、技术、人才、营销渠道等,我们需要更多关注外循环。特别是金融、物流、信息服务、教育、医疗、养老、体育、文化、娱乐等领域,对外开放的眼界要高一些,力度要大一些,步子要快一些。

我想强调的是,既要对外开放,更要对内开放,二者同样重要。要放开对行业外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进入的机会,给他们平等进入的机会。所以,中国服务业发展的水平和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外开放、对内放开的程度。

当前是推动中国加入CPTPP的较好时机

最后我再说一下,从更广的角度来讲,我们的内循环要适应新形势和新特点。从外循环来讲,中国应该推动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这种开放有五个特点。

特点一:适应不同国家地区的市场变化。刚才讨论了中美之间的关系,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经济关系包括政治关系确实都处在四十年来的一个低点,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美国现在在往回收,美国之外的市场还很大。但是就美国本身来讲,中美之间合作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中美合起来占世界GDP的40%,中美不合作,全球化是没有前途的。

如果我们还相信全球化,中美之间是不可能脱钩的,最后还是要合作。这个大的趋势和潮流,应该最后还会变回来的,我觉得应该还是要看到这样一个前景。

特点二:适应开放程度的周期性变化。过去我们可能对全球化过于乐观,认为它是一个线性的发展,现在看来,全球化是有矛盾的,需要进行调整。

全球化有时候可能走得慢一些,甚至局部出现倒退,但是大的方向还是往前走,我们要提高对这种周期性变化的适应性。

特点三:应该更有韧性和弹性,形成更具抗冲击性的开放。

特点四:基于负面清单的制度规则。开放是个常态,负面清单的限制就是一些例外。我们应该按照这种负面清单的理念和制度来开放。此前全球化智库发布了一个“推动中国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建议,我本人还是赞成的,中国应该加入区域性的合作组织,而且目前还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

特点五:能够维护和引领全球化长期方向。

(作者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本文系作者在服贸会服务业扩大开放暨企业全球化论坛上的发言整理,已经作者审核,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文章作者 返回期货配资,查看更多

    刘世锦

本文链接:http://www.jxhaifu.com.cn/post/7253.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期货配资_期货配资公司_配资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