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配资公司 » 正文

2%换手撬动200亿市值,谁把中潜股份市盈率推上2万倍

4 人参与  2020年09月10日 13:19  分类 : 配资公司  评论

期货配资:2%换手撬动200亿市值,谁把中潜股份市盈率推上2万倍

不到1.6%的换手率,不足2亿的买盘,却屡次撬动200亿市值的股票,在大跌的市场氛围中,逆势向涨停发起冲击。在近期横空出世的创业板“妖股”里,中潜股份显得有些特立独行。

9月9日,中潜股份盘中最高价达到108元,最高涨幅17.46%。即便前期累计涨幅巨大,但8月份以来,中潜股份复权后的股价,也已累计上涨近50%。截至9日收盘,该股市盈率已超过2万倍,雄踞沪深两市第一。

不同于近期市场瞩目的天山生物、豫金刚石等个股,以高换手率、大成交量的散户结构,推升股价疯狂上涨,中潜股份的交投却有些“沉寂”。涨幅较大的几个交易日,单日换手率无一超过2%。

中潜股份的股权结构、股东数量,呈现出持股高度集中的特点。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73%,虽然总市值超过200亿元,流通市值却不到60亿元,股东总数也只有5200余户。

然而,对比筹码集中的白马股贵州茅台等,中潜股份却少有机构、游资光顾,缺少散户追逐,那么到底是谁在把玩中潜股份?

特立独行的“妖股”

9月9日,趁天山生物、豫金刚石、长方集团等风头最盛的 “妖股”停牌核查,短暂沉寂后的中潜股份再次被“妖气”弥漫,当日以10.69%的涨幅报收于101.78元,总市值达207.88亿元。

这样的个股走势,与创业板指数截然相反。当天,创业板出现近期最猛烈下跌,盘中最大跌幅高达5.42%,收盘时依旧下跌4.8%,但中潜股份却无惧大跌,盘中最高价达到108元,最大涨幅为17.46%。

这是中潜股份自8月24日以来,收获的第四个涨幅超过10%的交易日。即便市盈率已经高达20907.9倍,高居沪深两市第一,中潜股份上那股另类的“妖气”,也并未引起市场太多注意。

与天山生物、豫金刚石等个股相比,中潜股份从8月24日以来涨停数并不多,也没有出现连续涨停,但前期已经积累了巨大涨幅。

2019年5月中旬,中潜股份股价尚不足9元,到今年4月已经猛涨到182.79元,涨幅达到惊人的近20倍,此后虽然一路回落,并在今年7月10:2送转除权后,8月中旬股价回落到近期最低的73元,但随即又一路高歌猛进,跃进到100元以上。按目前股价计算,该股复权后在120元以上,一个月左右又累计上涨近50%。

与天山生物等个股相比,中潜股份的表现特立独行。交易活跃度、交易构成,与前述几家热点公司截然相反。

根据深交所披露,豫金刚石在8月24日至9月8日,获自然人买入44.9亿元,占比97.14%,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32.3亿元,占比69.77%;机构买入占比2.86%。而长方集团9月1日至8日,被自然人买入36.85亿元,占比97.48%。其中,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23.32亿,占比61.67%;机构投资者买入2.52%。

同时,豫金刚石、长方集团均呈现出高换手率的特点。数据显示,8月24日以来,豫金刚石的换手率基本都在10%以上,8月25日、9月4日至6日的换手率分别达13.35%、24.58%、13.04%、24.14%;长方集团9月2日以来,有三个交易日的换手率分别达到23.44%、26.53%、31.82%。

展开全文

中潜股份大涨中的交投却显得有些“沉寂”。8月24日、9月3日两个涨停的交易日,换手率分别只有1.56%、1.74%,成交额也分别只有2.76亿元、3.51亿元。9月9日,大涨中该股全天成交甚至萎缩至3.31亿元,换手率1.58%。

与天山生物等股票相比,中潜股份还是高价、大市值股票。在这一波行情启动前的8月23日,中潜股份市值就已达到153亿元左右。

稀少的成交,撬动的却是大额市值。按买入量单边计算,8月24日、9月3日,中潜股份成交的全部买单分别只有1.38亿元、1.75亿元,而撬动的市值增长却分别高达30亿元、34亿元。

谁在把玩中潜股份?

尽管总市值较大,但中潜股份真正的流通股占比并不算高。

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中潜股份前十大股东中,深圳市爵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爵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盟爵”、“香港盟爵”)持股比例分别为31.81%、24.46%,自然人刘勇持股9.38%,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 顺势 1 号、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下称“泽盈投资”)分别持有2.05%、0.9%、惠州市祥福贸易有限公司、北京贰零壹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33% 、0.84%,另外叶芳、吴蕙琳、黄芬三名自然人分别持有 1.13% 、0.77%、0.75%的股份,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合计73.42%。

2019年8月以前,中潜股份的股权更为集中。去年8月,中潜股份股东方平章、陈翠琴夫妇,将通过香港盟爵持有的9.375%股份,转让给自然人刘勇。同年9月,方平章夫妇以协议转让香港盟爵股权的方式,将剩余的中潜股份24.46%股份转让给仰智慧。两次转让前,香港盟爵持有中潜股份33.84%股份,加上深圳盟爵持有部分,前两大股东持股比例合计达到65.65%。

在这样的背景下,泽盈投资从2019年5月9日开始,大举买入中潜股份。根据中潜股份披露,截至同年10月30日,泽盈投资动用名下17个私募基金账户,买入中潜股份974万股,持股比例5.71%。

但迟至2019年三季报,泽盈投资才在中潜股份股东名册中现身,泽盈顺势1号、2号分别持有约349万股、151万股,其他账户持股比例均在0.1%以下,未在前十大股东中现身,这些部分持股直到2019年11月才由中潜股份披露出来。

泽盈投资大举买入期间,中潜股份股价大幅拉升。从2019年5月的不足9元,一路上涨到10月底的40元以上,期间累计涨幅超过3倍,泽盈投资获利超过10亿元。

与泽盈投资一起,叶芳、吴蕙琳、黄芬先后出现在2019年半年报、三季报股东名册中。截至当年9月底,三人当时持股比例分别为1.31%、1.13%、1.07%。仓位在线信息显示,吴蕙琳进入前十大股东的A股公司中,中潜股份是仅有的一家。黄芬迟至2018年才公开在A股中现身。叶芳2016年后才陆续持有三家公司股票,首次出现在中潜股份是在2019年二季度末。叶芳、黄芬均在2018年三季度买入了长城影视。

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泽盈顺势1号、2号持股比例分别为2.05%、0.9%,泽盈顺势2号持股比例小幅增加0.02个百分点。叶芳、吴蕙琳、黄芬的持股比例则分别下降至1.13%、0.77%、0.75%。

泽盈投资、叶芳等人大举买入之际,中潜股份的股东户数也急剧减少。根据披露,2018年底,该股股东数为14914户,2019年6月底为12342户,2019年底降至4905户。今年6月底,股东数环比虽有所增加,但仍然只有5255户。

股权高度集中,其他投资机构却很少光顾。东方财富数据显示,近6个月内,机构累计买入4257万元,近一年买入6146.7万元。市场中知名的游资席位,也很少现身中潜股份。

主要股东没有减持,股东户数亦未大幅增加,机构、游资和散户少有光顾,究竟是谁在推着中潜股份不断疯涨?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潜股份营收1.05亿元,净利润仅49.7万元,同比分别下降54.88%、95.84%;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089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中潜股份的主营业务是潜水运动装备。2019年7月份以来,该公司筹划了多次收购,但大多效果不佳。

中潜股份2019年7月披露,以1元的对价,收购大数据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到一个月后,中潜股份就以该公司股东兼技术总监去世为由终止收购。与此同时,又在北海设立从事大数据业务的子公司北海中潜科技公司(下称“北海中潜”)。

同年9月,中潜股份再次公告,以1元对价收购上海招信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招信”)50%的股权,并同时对其增资1581万元,成为持股51%的股东,以整合其大数据产业链。一个月后,该公司再次出资2000万元,收购了后者剩余49%股权。2020年3月,中潜股份又筹划收购一家半导体公司共计84.116%的股权。

中潜股份收购对象,大多基本面不佳。如上海招信,2019年四季度营业收入为0,净利润仅3068元,其子公司当年最后两个月的营收为69.3万元,净利润亏损近5万元;筹划收购的半导体公司2019年、2020年前两个月也处于亏损状态。中潜股份今年4月回复监管问询时称,北海中潜的业务已处于停滞状态。

与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收购同步,中潜股份的股价持续暴涨。从4月份开始,该公司已经收到监管十余份问询、关注函,内容就包括其要求说明是否借收购炒作股价。因上述半导体资产收购时,未充分提示自有资金不能按约定正常支付交易对价风险,中潜股份、仰智慧等人还被广东证监局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颇为奇怪的是,就在股价暴涨之后,中潜股份的原股东纷纷低价转让股份、放弃表决权,拱手将控制权让给仰智慧。

根据披露,2019年9月,方平章、陈翠琴将持有的股份,转让给将刘勇、仰智慧,对价分别为3.91亿元、4873万美元,分别约合每股24.498元、 8.4元。仰智慧接手时,中潜股份股价已经达到40元以上,对应市值17亿元以上。

方平章夫妇退出后,深圳爵盟成为控股股东。但中潜股份今年7月9日公告称,深圳盟爵实际控制人张顺、杨学君夫妻决定放弃前者行使股份表决权,香港盟爵成为单一表决权最大股东,仰智慧则成为实际控制人。

交易披露后,深交所为此数次要求中潜股份,说明仰智慧、刘勇、泽盈投资三者之间的关系,是否就受让或增持公司股份构成一揽子交易 ,但均为中潜股份否认。

公开信息显示,泽盈投资成立于2015年4月3日,注册、实缴资本仅为1000万元,股东任成忠、李静蕊。其中任成忠持股91%。天山生物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底,泽盈投资名下的两只私募基金,分别持有该公司279万股、127万股,为第四、第九大流通股东。

就在9月9日晚间,中潜股份披露,深圳盟爵将持有的4896万股,占其持股比例75.11%的股份,质押给深圳华融致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巧合的是,泽盈顺势2号并未通过普通账户持有中潜股份,而均是通过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及融资融券账户买入,叶芳、吴蕙琳、黄芬三人所持股份也全部是以两融账户买入,刘勇受让的1600万股,同样是以两融账户持有。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返回期货配资,查看更多

    慕青

本文链接:http://www.jxhaifu.com.cn/post/7260.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期货配资_期货配资公司_配资期货